您好,欢迎访问本站博客!登录后台查看权限
  • 如果您觉得本站非常有看点,那么赶紧使用Ctrl+D 收藏吧
  • 网站所有资源均来自网络,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!

江波原型,古代历史上有哪些倒霉的人?

CF排位号 admin 2023-11-19 09:00 67 次浏览 0个评论
CF排位小号

江波原型,古代历史上有哪些倒霉的人?

清朝雍正年间,湖北麻城一对小夫妻因为吵架酿成了一场大案。案件的主人公因为这件事倒霉到了极限,不仅家道中落,而且还被戴了绿帽子,关键是还落下了终身残疾!

夫妻争吵、妻子失踪

这位倒霉的人叫做涂如松,他是湖北麻城有名的富绅,16岁时迎娶了一位非常漂亮的老婆杨氏。可能是杨氏从小也是娇生惯养,所以两个人的关系一直不和,经常大吵大闹。

江波原型,古代历史上有哪些倒霉的人?

时间长了,两个人一吵架,杨氏就会跑回娘家躲避,等着涂如松来接。这种生活一直过了七年,直到涂如松23岁,杨氏24岁时发生了变化。

这年冬天,两个人又开始了争吵,这一次特别激烈,甚至动起了手。争吵过后,杨氏背起包袱便离家出走了,由于涂如松正在气头上,而且他的母亲当时也得了重病,离不开人,所以涂如松根本没有选择追出去。

一个月之后,涂母病好了,涂如松的气也消的差不多了。于是,涂如松在母亲的劝说下,骑着马、命人抬着一顶轿子准备将杨氏接回来。

到了杨家,杨氏的母亲和兄弟都说杨氏没有来过。起初,涂如松以为岳父、岳母和小舅子还在生气,但经过交谈才得知杨氏压根就没有来过杨家。

这一下涂如松了着急了,媳妇儿该不会是被人贩子给拐卖了吧。于是涂如松赶紧回家报官,而且张贴了很多告示,一旦有人提供杨氏的线索,必有重赏。

告示贴出去很长时间,一直没有杨氏的消息。这时,杨家多了一个心眼,涂如松的小舅子杨五荣认为,一定是涂如松和自己的姐姐关系不和,气愤之下杀了她。

人呀,都有一种疑邻偷斧的情节,杨五荣也不例外。有了这种想法后,就不断地怀疑涂如松杀妻毁尸,所以,杨五荣就开始了暗中调查。

在麻城县20里的郊外,涂如松有一处不错的别院。某天,杨五荣来到了这里,恰好碰到了当地的无赖赵当儿,两个人聊的挺投机。于是杨五荣便问赵当儿,涂如松最近可曾来过这套宅子。

赵当儿是个混混儿,看到杨五荣是个有钱的主儿,便想着从他手中套取一些财物,于是他顺着杨五荣说;“来过,而且还带了一个非常漂亮的妇人。”说到这儿,杨五荣心中笃定涂如松杀了自己的姐姐。

于是一步步询问赵当儿,赵当儿为了把事情说的更加离奇,最终在杨五荣的引导下,赵当儿详细的叙述了“涂如松杀妻的经过”。

得来全不费工夫,杨五荣瞬间亮出了自己的身份,说他就是杨氏的弟弟。只要赵当儿愿意作证,指证涂如松杀妻,他愿意出60两白银。

赵当儿眼见有利可图,于是满口答应。两个人就这样到了县衙。

“杀妻”被囚、无妄之灾

当地知县姓汤,为官清廉正直。听到杨五荣带了证人指证涂如松杀妻,于是先把涂如松收监了。但他不是一个糊涂官,询问了涂如松周围的人,知道了上个月涂母重病时,涂如松一直在一旁侍候,所以只是暂时将涂如松收监,并没有刑讯逼供。

眼看日子一天天过去,杨五荣见案情没有一点进展,所以不断催促汤知县。汤知县不胜其烦,说只有找到杨氏,或者是杨氏的尸体后才能审案。

又过了一段时间,杨家突然来了一个自称冯王氏的老妇人。他对杨五荣:“老身的儿子冯大自幼不务正业,喜欢拈花惹草,与令姐早有奸情。几个月前,令姐因为与涂如松发生口角,所以藏匿到了我家,和我儿子共住一室。现如今,官府和涂家的人到处寻找她,令姐派我来向您请问一下该如何处理?”

这个消息真劲爆,一瞬间推翻了杨五荣所有的推测。但骑虎难下的杨五荣考虑再三,并没有把这件事说出去。于是他找到了好友杨秀才,请他出一个两全其美的方法。

杨秀才名叫杨同范,和杨家交往密切,而且他也非常垂涎杨氏的美貌。听到这个消息后,杨同范立刻对杨五荣说:“府衙里的人是不能搜查有功名的人的宅院的,所以,你先把你姐姐接到我这来,后面的事,咱们再想办法。”

杨氏很快到了杨同范家中,于是,杨同范顺利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美人。为了长期霸占杨氏,杨同范准备下一盘大棋,和杨五荣商议,坐实涂如松杀妻案,一个罗生门的案情即将开始。

督抚渉入[神仙打架],犯人遭殃[小鬼遭殃]

第二年夏天,麻城县西的河滩上发现了一具尸体,已经被野狗咬的面目全非。杨五荣在河滩上声称是自己的姐姐,请求汤知县作主,判处涂如松杀妻。

很快,汤知县派遣了仵作李荣验尸,结果李荣验尸为男童,疾病而亡。

听到这个消息,杨五荣大哭大闹,和杨同范到了湖广总督府鸣冤。当时的湖广总督是迈柱,听到消息后,让自己的亲信高仁杰到了麻城审理。

高仁杰来到后,也带了一名仵作验尸,验尸结果为女性,20余岁,因肋下遭受重击而亡。

第二次验尸完毕,高仁杰请求总督罢免了汤知县,并且弹劾汤知县受贿之罪,于是高仁杰开始审案。

高仁杰是个厉害的主儿,一开始就对涂如松和仵作李荣大刑伺候,夹棍,皮鞭,甚至是烧红的铁链。两个人被折磨的死去活来,最终,李荣因为年岁较长被拷打而死。涂如松被拷打致残。见此情况,涂如松为了少受一点罪,所以承认了杀妻。

高仁杰听后,立刻结案,呈送了公文给总督迈柱,迈柱提交刑部,准备定死罪。

但是,就在此时,黄州知府出现了,他知道汤知县的为人,不可能受贿,所以亲自带了四个仵作再次验尸。验尸结果显示为男性,病亡。

于是,在高仁杰走后,知府派遣了亲信陈鼎调查案情。事情又拖了一段时间,案情有了进展,有人密告陈鼎,杨氏就在杨同范家中。

听后消息后,陈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包围了杨宅,然后搜出了杨氏。并把杨氏和杨五荣、杨同范收监。

闹得沸沸扬扬的大案即将大白于天下,所以陈鼎将事情通知了总督迈柱、巡抚吴应棻。迈柱得知消息后惊骇不已,知道自己办错了事情,于是为了免责,派人到了牢房和杨氏以及杨同范、杨五荣串供,并且连夜结案,将案情上报给了雍正。

后来,审理案件时,杨氏拒不承认自己是杨氏,只说自己是娼妓,被杨同范购入家中,案情再次陷入僵局。

此时,由于有人证指认杨氏为涂如松的妻子,所以巡抚吴应棻也上书了雍正,并且弹劾总督迈柱枉法。这一场大案也成为了总督、巡抚之间的较量。

涂如松出狱、物是人非

雍正看到案情卷入封疆大吏,所以派遣了户部尚书史贻转任湖广总督,专门查办此案。

很快,史贻查出真相,与知县陈鼎所查结果相同,系杨五荣、杨同范栽赃陷害,杨氏不守妇道,与人通奸。而河滩上的尸体为当地另一位富绅家的书童,因病而亡后埋在了河滩上,结果因为案件牵涉了封疆大吏而不敢直言。

最终,杨同范和杨五荣被判处斩,杨氏因不守妇道,与人通奸,判处流放。汤知县秉公执法,官复原职。而总督迈柱因为位高权重,并未受罚。

至于涂如松,虽然被当庭释放,但却因为两年多的监禁,家族生意一落千丈,而且因为被刑讯逼供,落下了终身残疾。最关键的是媳妇儿给的创伤太大了,估计一辈子都会有心理阴影。

书不尽言,这个案件是满清十大奇案之一的麻城杀妻案。由于文章篇幅有限,其中还有很多细节没有详述,感兴趣的朋友可以自己去查查。

最后说一下,夫妻应该和谐相处,一定要要避免家庭暴力呀!!!

敌营十八年何昆原型人物是谁?

《敌营十八年》何昆的原型人物是蔡孟坚。

蔡孟坚,1906年出生在萍乡麻田乡。曾任中国国民党中央组织部调查科驻武汉特派员、汉口警察局局长。1934年7月任武汉警备司令,部稽查处副处长。

1946年2月任甘肃省民政厅厅长,后任兰州市市长,6月调任国民政府善后救济总署江西分署署长。1949年3月任江西省建设厅厅长,国民政府行政院经济部参事室参事。1947年选为国民代表大会代表。解放前夕逃往台湾,后侨居国外。

蔡孟坚在武汉工作期间,曾与当时为中共重要负责人、后叛党投靠国民党的顾顺章(本剧中顾一夫的原型)、张国焘有过关系,发生了些记入蔡孟坚个人历史上的事情。

这江南三大名楼如何排名?

江南三大名楼,指的是江西南昌滕王阁、湖北武汉黄鹤楼、湖南岳阳岳阳楼,这三座楼都是中国传统建筑艺术的代表,更是古往今来文人墨客争相称颂的地方。但如果真要分个高下,在我心中还是以岳阳楼为首。

岳阳楼

据说,三国时期鲁肃为了对抗关羽,在洞庭湖东岸修阅兵台,这就是岳阳楼的前身。就修建年代来说,岳阳楼是三名楼中最早的。

但是岳阳楼的成名,则是在唐朝,唐玄宗开元年间,张说被贬官岳阳,这张说本就是一代名相,也是诗人,远离朝廷中心之后,他在鲁肃阅兵台原址建楼,之后经常和同时代的文人登楼赋诗,至此,岳阳楼成了唐朝文人墨客汇集之地。

后来李白登楼,留下一首诗《与夏十二登岳阳楼》,这首诗就和岳阳楼一样,潇洒飘逸,巧夺天工,当然了,相比起这首诗,更出名的则是李白在岳阳楼楼下的对联:

“水天一色,风月无边”

也是从李白诗之后,岳阳楼才正式定名,杜甫也来到这里,写下不朽名篇《登岳阳楼》:

昔闻洞庭水,今上岳阳楼。 吴楚东南坼,乾坤日夜浮。 亲朋无一字,老病有孤舟。 戎马关山北,凭轩涕泗流。

有诗仙和诗圣加持,岳阳楼的名气越来越大,唐朝著名诗人刘长卿、元稹、李商隐纷纷登楼吟诗,更为岳阳楼注入了浓厚的文化气息。

但要说真正把岳阳楼推上巅峰的,还是宋朝“庆历四年春,滕子京谪守巴陵郡”之时,范仲淹一篇《岳阳楼记》,让岳阳楼不再是一处单纯的景点,更是“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”的思想、是“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”的胸怀。

滕子京刚刚重修岳阳楼不久,北宋元丰年间岳阳楼首次遭到了破坏,一场大火,开启了岳阳多舛的命运,从两宋到清朝,数百年时间,岳阳楼不是被火烧、就是被水淹、要不就是毁于战火。

直到清光绪五年,岳阳楼再次重建,清末屈辱百年的历史,虽然对岳阳楼有所破坏,但并没有损毁,因此岳阳楼的古貌也得以保存至今,这座高度仅19.72米的小楼,跟滕王阁和黄鹤楼比起来就像个弟弟,但它却是“江南三大名楼”中唯一保留完好古代建筑风格的楼阁。

滕王阁和黄鹤楼的建筑主体是建国后重新修建的,相比起岳阳楼保持原汁原味的古风,就要逊色不少了。

文化底蕴方面,黄鹤楼有崔颢的《黄鹤楼》,有李白《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》,还有李白“眼前有景道不得,崔颢题诗在上头”的美丽传说;滕王阁有王勃的《滕王阁序》,之后王仲舒作《滕王阁记》、王绪作《滕王阁赋》,留下了“三王记腾阁”的佳话。

其实,这三座楼都是中国历史和艺术上留下的宝藏,哪有什么高下之分呢?

为何梁山好汉中只有张顺被封为将军?

浑身雪练江底行,血染青波碰铜铃。入水无声闪电过,渔夫龙宫拜神灵。

张顺祖籍浔阳(今江西九江)人,浑身雪白水性梁山第一,是张横的弟弟,和李逵并称“黑白水陆双煞”成天在江湖上驾船行走。

梁山劫法场时,张顺和李俊在江中捉住黄文炳,高俅攻打梁山,李俊、张顺捉了刘梦龙、牛邦喜,水鬼营凿沉大战船并活高俅,威镇天下,名声大振,所有有关于水上的任务和功劳,这位英雄几乎一个不落。

曾率领水鬼营水手潜水游向涌金门,碰响水帘的铜铃,被敌人滚石砸中,后乱箭射死血染江波,死后,魂魄附身于哥哥张横,杀死贼军太子方天定,征讨凯旋后朝廷敕封金华将军,被西湖震泽龙君收做金华太保,在西湖被龙宫拜为水神,至今杭州西子湖畔尚有张顺的塑像。

作者在小说中对张顺的描写有很大的不同,他对水性的熟识是他的优点,但是也可以说成是张顺完美中的缺陷。

做为梁山好汉中的一员,屡次立得奇功不说,只要是水上作战他几乎都是战无不胜。他和童贯作战的时候,单枪匹马的将五百多名官兵打的一败涂地。还有他打高俅、征讨方腊甚至是攻打杭州,他都创造了属于自己的奇迹,这是任何人都无法超越的。

只要是遇到和水相关或是一切的水上作战,就没有张顺不参与的时候。而他水性好、思维反应又相当的快,宋江作为他们的领导人当然也愿意看到他屡战屡胜的局面,而只要是张顺出战就几乎没有不成功的时候。

然而,回到张顺同志原来的本职,实际上跟今天的黑中介差不多。

宋江发配江州后,认识了他的粉丝戴宗、李逵,三人来到浔阳江边的琵琶亭饮酒,宋江想吃辣鱼汤醒酒。店家做的鱼汤是用隔天的腌鱼烧的,宋江不喜欢吃。戴宗责问店家,店家老实回答说:“这鱼端的是昨夜的。今日的活鱼还在船内,等鱼牙主人不来,未曾敢卖动。”

看来这“鱼牙主人”是专管卖鱼的,他不在不能开张,类似今天的中介。这里的“鱼牙主人”是张顺,也就是以后大名鼎鼎的梁山水军头领“浪里白条”。

所谓“鱼牙主人”就是“鱼牙子”的管理人,而“鱼牙子”是一种专门在渔民和客商之间接洽水产品交易的中介人员。这种人员必须经由官府特别批准,具有一定官方身份和商业贸易管理职能的专业人员。宋朝规定商业贸易应有牙人中介,官府发放“牙帖”指定官牙行,垄断商业交易的接洽议价。并按照双方的交易金额收取一定的报酬。

张顺排行天损星,其实是说他完美之中的不完美,张顺高超的潜水服和花荣的射箭、戴宗的神行并成为水浒中三大绝技。

过分的迷信自己的绝技反而影响大局,面对杭州西湖涌金门方腊水军的严密防守,张顺涉险个人前往,三次投石问路才出手,可惜警惕性很高的守军早就张开罗网严阵以待,引来万箭穿心,死得很悲壮。

实现了他的愿望,“我身生在浔阳江上,大风巨浪经了万千,何曾见过这一湖好水!便死在这里,也做个快活鬼”。张顺死后,被封为西湖龙王、金华太保,成为梁山三位“得道修成正果”的神仙之一。

宋江位列蓼儿洼土地,戴宗成为泰山岳庙山神,张顺地位要比他们略高一点,也许这算是对张顺因义气放弃自己正常生活的一点补偿吧。